— 火車穿越西伯利亞 —

夢記錄(2016-05-14)

開頭一段是玩VR遊戲,有個漢子帶著我們坐在機器上玩N+C新出的mix了狗血和DMMD的遊戲(不過醒來後回憶,一點也不狗血mixDMMD……):

未來社會,人類的科技終於允許人類進行太空旅行,可以快速到達數十光年外的行星,開墾改造,把它們變成地球的功能衛星。

我的記憶開始於坐著小型飛機,在一顆農業衛星上飛行,湛藍的河流從茂密的叢林中穿過,河水折射了恒星的光芒,在閃閃發亮。藍色綠色和恒星的光都離我如此近,心情都變得興奮起來。這時機師轉過頭來,我看到他嘴在動,但因為艙內噪音太大,我想湊近去問他說了什麼,便眼前一黑。

場景轉換到地球。剛下了雨,出門散心。地球的天空雖然是藍色,但多少帶上了點灰濛濛,所有物品都蒙上一層灰,而且因為人類開發了許多功能衛星,常住地球的人口銳減,路上也清靜一些。我反倒享受這種清靜。

上了一輛車,坐在副駕駛座位。司機貌似是熟人,開著開著就問:“回到地球,還習慣嗎?”“……還行,畢竟是在這裏出生的。”司機哈哈輕笑了一下,又不著邊際的東拉西扯。然後路過一處古建築,看到裏面有一群人穿著漢服,貌似是在拍照?我說想下車圍觀一下,畢竟現在這麼復古的人很少見了。然而當我走近他們的時候,那群人齊刷刷地看向我,用一種不算友好的語氣叫我負起責任來,滾回農業衛星,解決掉遺留問題。我懵了,回頭看向司機,司機說:你們的樣子都公之於眾了,到處都貼著廣告讓你們回去……我難以置信地跑到外面,就在一個報刊亭上看到了“廣告”……這個方式,簡直是把我們當作通緝犯看待啊…!

然後就是我不願意回想起的事情:農業衛星發起了panluan,像我這樣的統一派匆忙之下都回到地球躲避戰事。然而可能是因為長期接受了衛星上不一樣的恒星輻射吧,衛星人的戰力和根據他們特點改造的武器都在地球人水準之上,所以地球人就認為我們這樣的衛星人都應該對平亂負起責任來。可笑的是,我是平民,而且我是在地球出生,只是在衛星長大和生活而已,我自認為是地球人啊!然而,地球並不接納我;因為逃回了地球,衛星那邊更不會認可我,所以有種兩邊不是人的孤獨感。可如果戰鬥能贏回接納,那就只能戰鬥吧。所以我坐上了戰機,前往戰場。

三十年過去了,戰爭依然沒有平息。我再次回到地球,可能是長期進行時空穿梭和被恒星輻射改造的關係吧,我的樣子跟三十年前相比並沒有變化。反觀地球,不知為何,地球的色調只剩下黑、紅、灰,街道的科技感更強,但也更冷清了。我出門需要有朋友陪伴,因為據他所述,地球的公共設施埋了“陷阱”,隨機性地埋下了只會攻擊衛星人的設施。當我正準備走下一條階梯,就被朋友阻止了,並且用他的儀器測試了一下,果然是一道會針對傷害衛星人的階梯。但是路只有這麼一條,我只能大步跨過而儘量不踏到階梯上,朋友則抱起另一個衛星小姑娘跑下去。走完了階梯,朋友舉起儀器給我們檢查身體,小姑娘的腰椎受傷了,我的胸椎也有些受損。然而現在的地球把止痛藥列為了限制藥物,不通過繁瑣的申請和審核是買不到的。我想起了三十年前的那個司機朋友,找到了他,他果然有在zousi藥品,聽說我們要找藥,就爽快地帶我們去了倉庫。

過了三十年,司機蒼老了許多,他跟我們說了地球這三十年的變化。地球在戰事中興起了改造人,尤其是年輕人(司機朋友語:現在的小年輕搞自己身體可起勁了都不想想後果!),改造後壽命變長,樣貌可以保持年輕,痛覺被去除(怪不得不需要止痛藥)。而像朋友這種不願意接受改造的人只能慢慢老去。看著他身上的歲月痕跡,再看看跟他同齡的自己,很百感交雜……

然後這個故事就被鬧鐘中斷啦。

评论

2017-02-04

 

标签

夢記錄